【富裕 Young】十五歲那年的生日蛋糕

找不到這個小工具說明網址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篇文章是由【有錢人的電子報】特約專欄作家Jasmine Huang 所撰寫,

教育專欄作家 Jasmine Huang自我介紹:

熱愛每個人的生命故事,相信每個人的生命力量。為國中輔導工作熱血奉獻十數載,

參與過許多家庭親子關係的崩裂與重整,也見證了愛與陪伴如何讓年輕生命重拾對生活的夢想,勇敢走出自己的路。

歡迎寫信給予Jasmine最大的支持與鼓勵喔!來信請寄到  jasminehuang@1richman.com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「請問Jasmine老師在嗎?」穿著小黑貓制服的男人,

手上捧著一盒不明物體在辦公室門口大喊。

正在努力整理下節課要給學生資料的我,連頭也沒空抬起來,

「我就是。」心裡有點狐疑,最近我應該沒突然間手滑,又在網路上訂了什麼吧?

「老師,請在這裡簽名。」接過他手上的盒子,冰冰涼涼的觸感讓人納悶,

「是什麼呢?」

「哇,Cake耶!」打開層層密封的盒子一看,居然是個蛋糕。

誰送的呢?今天也不是我生日啊?

「咦,亦展?」看到這名字,一個瘦小蒼白的面孔重新浮現眼前。

讓我心疼的孩子,十幾年前第一次見到他的情景還歷歷在目。



Jasmine老師,我們班的亦展,你可以看看他嗎?」

當時我剛從國外唸完書回來服務,鄉下地方有這種背景的人可能比較少見,

很多老師遇到學生的疑難雜症都來找我討論,

看看我能不能提出什麼讓學生脫胎換骨的特效藥。

「亦展?」這名字挺耳熟的,好像常聽一些老師討論他。

「我們班打掃的廁所裡,又出現沾滿大便的男生內褲,已經是第三次了。」

身材纖細的小文老師臉色鐵青,一副既氣憤又無奈的樣子。

「有這種事?國中生便在褲子裡?」我一臉狐疑。「會不會是外面的人惡作劇?」

「剛開始我們也和妳一樣推測,可是……有什麼不對嗎?

「我們班學生有一次不小心看見亦展在洗手台沖洗衣物,

一下課又在廁所發現沾滿大便的內褲,結果班上同學議論紛紛。」

小文老師決定把事情弄清楚,否則這孩子以後怎麼做人。

「可是呢?我發現他真的沒穿內褲,只穿著學生褲。」

「???」我力持鎮定,盡量不動聲色。「那亦展怎麼說呢

「他一直說,不是我,不是我。我看他一臉驚恐的樣子,真的不忍心再問下去。

Jasmine老師,你說該怎麼辦呢?」小文老師不捨孩子,卻又不知如何是好。

「除了這個問題,他的學業成就低落,在班上人際關係也很差,

上課發出怪聲,故意和別人打鬧,班上東西遺失了,同學也覺得是他偷的。唉!」

看來真的得想個方法了。

趁著下課的空檔,我仔細地看看老師送來的資料

「獨生子,爸爸是外省老兵,小學四年級過世。

媽媽患有精神疾病,長期住在養護機構。」這樣背景下的孩子是怎麼長大的呢

「爸爸過世後,因為無其他親人可共同生活,所以由政府安置在機構,

由社工老師負責一切生活事宜。」從小被忽略的孩子出現這些問題也不令人意外。

小學的紀錄裡寫著密密麻麻的違規行為,偷竊、喜歡挑釁同學卻常被圍攻,

半夜自己在路上閒晃,直到進了安置機構生活上好像才比較穩定一點。

像浮萍般漂泊的孩子好不容易有雙手撐住了他。

就這樣開始了三年的相伴生活。


第一次見他時,身材瘦小的他眼神中充滿著防衛心,

小心翼翼的動作像隻受驚的小貓。我拉了一張椅子讓他坐下,他用狐疑的眼神看了我一下。

「要不要喝珍奶我突如其來的善意嚇了他一跳。

漸漸地,他幾乎每節下課都來見我,不是抱怨同學不好,就是說一些牛頭不對馬嘴的事。

但我也是聽著聽著,再回應他一些想法。

有天他生日,我想這孩子應該很少有人幫他過生日吧?

我到學校附近的麵包店訂了個蛋糕,希望給他一份驚喜。

看到蛋糕的時候,他呆呆地問了一句,「這是要給我的嗎?」

我請辦公室老師一起幫他唱生日快樂歌,他好像有點不知所措。

三年畢業後,他偶爾回來看看我。

有天他對我說:「老師,十八歲以後就得離開機構了,我要自己到外面租房子。」

「你可以嗎有工作嗎我有點擔心,沒有機構的庇護,這孩子又是孤單一個人。

沒有好的學歷背景,建立人際關係技巧不佳,又不知道能不能吃苦耐勞?

服完兵役後,我再見到他一次,「老師,可以借我200元嗎?我一定會還你的。」

假裝自信的聲音裡微微地洩漏了卑微與不確定。

「我該借他嗎?」心裡猶豫著,猶豫的並不是區區200元,而是擔心會不會養成他依賴的心。

但望著他一樣蒼白的臉孔和看似勇敢的神情,我緩緩地從皮包中抽出200元。

「老師,我很快就會還你的。」他有點含糊地再說了一次。

200元終究沒有出現,忙碌的生活很快地覆蓋了這段記憶。

 

Jasmine老師:

        還記得我嗎?我現在當遠洋船員,收入還可以,養活自己沒問題。

記得當年國中我生日時,老師買了蛋糕幫我慶生。

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吃到自己的生日蛋糕,那個滋味我到現在都忘不了。

老師,很抱歉!我不知道你生日是哪一天,所以只能選在教師節的這一天,

同樣送給老師一個甜蜜的蛋糕。祝老師教師節快樂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亦展」

 



找不到這個小工具說明網址

返回  2013年10月號 


Comments